鸡马传奇

话说这日我来到了鸡马国,天气实在是有够热的,也没水喝。走着,见一小河,欣喜若狂。卷起袖子就地喝了起来。霎时间一阵阴风卷过,三个人就出现了。
"你犯了我国法律。"
我是张大了嘴,一时答不上。"喝水也犯法?"
"嘻嘻,喝水倒是不犯法。不过我们怀疑你私自结党为乱!"
"喂!你们是谁?别胡言乱语!"
"我们?我们就是这个马鸡国的三人帮。鸡王赐给我们无上权力。可以凭灵感拉人。哈哈哈。"
"那你说我犯了何罪?"
"你手臂上的纹身。"
"这样也有罪?"
"别�嗦!"三人聚上来就把我绑了起来。
我可是欲哭无泪啊。"不行!我要上衙门!"
"嘻嘻。我们拉人连衙门也不能过问。还有我们会没收你的电话,不让你上网。你也不可以请大状帮你伸冤。如果两年后你还是冥顽不灵,我们会在关多你两年。"
"我的天啊!谁来救我?"
"你也别担心,两年内可能你已直接去见佛祖了。你喝的那河水,是我国出名的惜土河。哈哈哈。。。"

连续N个夜晚工作之后。。。

当门关上的声音响起,似乎就总结了你要说的话。
虽然你说只是提醒,我却似乎听到了你没说出口的话。你说你是全心全意,我没有怀疑。可是你一定不知道,我从窗户偷看你带着孩子,我就感恩得流起了眼泪。你的提醒,我完全同意,虽然我并没有像你想的那样。
熬夜辛苦,很多男人都爱以赚钱养家糊口为最伟大的事。用这最伟大的事去忽略了身边所有的小事。是伟大?是可悲?还是无知?
关门之前,我委屈气愤。关门之后,我释然。
你一定也不知道,我已经写了一则今晚不做工的短讯。告诉那些人,我的家庭胜过所有一切。
如果无常不来,今晚还是希望和你过着平时做的那些小事。

写在被unfriend的多日后。。。

梦惊醒,一轮剑影化作虚空。
因缘际会。剑是缘,虚也是缘。
任由造化安抚心惊。瞥见地上足印奔东西,随喜、心安。

写在五月七凌晨。没有老鼠捉,只有不变的嘛嘛档。

这个时间狠狠的吃下了一碟辣死你妈。照片是黑白,因为我的国家有大老千。路旁的人无精打采拆除海报,店里的人还是照旧悠闲,电视还是播着煽情的伦理马来剧。老马儿子成了赢家,白毛还是老神在在,鸡哥又忧又喜。我们没有输,只是还没有赢。我承认自己期待太高,结果输给了自己,让自己伤心。其实民联成绩有进有退,不公的选举是要长期抗议的。累积实力才有爆发的一天。
明天?我还会继续跑步。

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

Saving The Seahorse Means Saving The Sea